临江行

给老福特的更新跪了【认输认输】

lof看图怎么回事啊!【抓狂】


我在晴朗的晚上,潮湿闷热的晚上,寒意渐起的晚上,大雪纷飞的晚上点过一盏灯,也在受伤后混着血腥味点过一盏昏昏欲睡的灯。今天是第十年,我在淅淅沥沥的雨声中点了一盏灯

风景党不容易

我真的把楚留香又玩成了单机游戏。啊,没错,我就是那种不管这个游戏如何如何都会被我玩成单机游戏的人。【跪】

“你知道一见钟情的感觉吗”眼睛专注的盯着对方
“不..不知道”不太自在的转开眼睛
“我也不知道”颇有点遗憾地低头嘬一口饮料
“........”
“但是,我现在知道了”
对方看着自己的眼睛里有一颗正在笑着的星星,晃得人必须别开眼睛才可以承受,而且还是颗会发热的星星,脸都被烘热了【开心的小胡子翘一翘】

我明白,我所求的始终是不可得。因为我所求之事过于理想。而我也只是四处发泄自己的热情然后因为得不到回礼而困兽一般怒吼,无用的咒骂,疑心疑鬼,简直疯癫。直到一丝气力也无的时候才会趴在地上耻笑自己的幼稚。等到稍有力气便继续重蹈覆辙【颤巍巍的摸着自己的小胡子】

我流守约一定是表面人妻背地里却用狙击镜偷看弟弟洗澡的老流氓那种

受是一个上古剑灵,凡事扯到上古就比较厉害,但是受的剑断了,所以就没那么厉害。于是就忽悠一个阳光正直五好攻帮自己修复好,于是日久生jian情,他两就搞到了一起。然后一堆正牌人士跳出来说这是魔剑不可修复。攻愕然,正直的人生受到了震撼,受说,对啊我是魔剑。受一族都是剑灵,自带牛逼厉剑,亦正亦邪,可以认主,可以等主人死后再认一个,也可以就一个死生不悔。但是所谓的正派人士的觊觎毁了这一族。受成了魔剑,称霸一方很多年,正派既觊觎他的力量又想灭了他,各种斗争之后,受的剑断了,沉睡了,然后就变成现在这样。
至于结局,当然是攻表示去他妈的正道,攻受幸福美满的在一起当反派,开心肆意的活着【开心的一抿胡子】

明明就是厌倦了,你是为了什么才欺骗我【捶地,哭到胡子抖三抖】